但在全球央行鸽派的取态下

未知 2019-08-10 14:32

  中美贸易战升温、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英国硬脱欧风险及日韩贸易纷争等不明朗因素,令市场忧虑环球经济前景。事实上,美联储减息后,环球息口走势明显转向,如刚过去的周三,就有印度、新西兰及泰国三家央行宣布减息,且减幅出乎意料,更令市场担忧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分析指,今年以来资金已不断从股市流入债券市场,投资者避开风险资产,一众避险资产,如债券、黄金及日圆被看高一线。大公报记者 邵淑芬

  近日避险资产继续受到追捧,美国国债价升息下跌,10年长债孳息率曾跌穿1.6厘;黄金价格升逾1%,并突破1500美元/盎司的水平;日圆亦持续强势,美元兑日圆一度跌至105.51,创年初以来最低水平。

  对於第三季市场的看法,信安资金管理(亚洲)高级投资策略师陈晓蓉表示,仍然轻微看好债市,至於股票看法则是中性。

  陈晓蓉指出,虽然有环球央行从加息转向减息,带动环球金融状况转向宽鬆。她坦言,目前的环球金融状况已升至2018年初以来的高位,但仍存在有地缘政治因素带来的影响;市场信心暂时未见恢复,从年初截至7月底,已有近2900亿美元资金流入债市,超过1300亿美元资金流出股市,包括已经缠绕市场一段时间的中美贸易战及英国脱欧,都会继续影响市场情绪及企业投资信心。

  对於股市她整体看法是中性,当中第三季轻微看好美股,亚洲、内地、本港及日本中性,欧洲则轻微看淡。反观债市,她预期暂时短线较具投资价值。随着贸易战深化,市场对於经济判断再度恶化,成熟市场长债孳息急跌,其中美国10年期债息曾跌至1.7厘以下,孳息曲线个月期负息差再扩阔。

  她认为,虽然债券普遍估值偏高,负利率债券总额持续增加至14万亿美元,比起去年这个时候已多出一倍有多,但在全球央行鸽派的取态下,再考虑到不明朗因素比较多,资金持续流向债市,即使是新兴市场债券都有资金流入。考虑到投资者的风险对冲需要,所有债券类别当中,她仍偏好主权债,对於投资级别企业债及高收益债看法是中性。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环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表示,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影响环球市场表现。人民币中间价於美国威胁征收额外关税后跌破七算,加上美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导致政府债券孳息率和股票市场均录得下跌。同时,所谓“避险资产”(如黄金和日圆)的价格也有所上涨。

  他指,投资者目前可能忧虑美国政府透过干预以削弱美元作为回应的可能性增加。基於美元的流动规模,若这种干预是未经协调及完全由美国财政部汇率稳定基金提供资金,其成效可能有限。然而,贸易战前景充满变数,若紧张局势升温,两国发言人继续针锋相对,货币战便有可能在全球一轮竞争性贬值中爆发。在这种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下,他认为环球增长和贸易将受到负面影响,令投资者避开风险资产。

标签 债券